董路李欣中超客栈(董路2018新中超客栈)

《新中超客栈》怎么现在只有董路一个人,李欣去哪了?

楼主想多了吧,李欣肯定是临时有事儿,没时间录制呗!董路一个人也挺好玩的,还有,李欣座位上摆了一个招财猫,挺有喜感。楼主放心,说不定李欣下一期就会回来了。

董路李欣中超客栈

两个人坐着谈足球的是什么相声

新中超客栈 董路/李欣

董路李欣中超客栈

新中超客栈2015第六期

2015年董路和李欣都去了乐视,没有这个节目了

董路李欣中超客栈

新中超客栈第二十期在哪找

目前节目停滞在19期,优酷和董路本人没有给出任何消息。这赛季开始以来收视率很不理想,都在20万点击左右,进两期更是下滑到十几万。李欣已经缺席了好几期,据董路说是出国了,具体原因还不得而至。介于上述情况,新中超客栈是否会继续更新还是个问号。从这季开始期节目内容较往年质量有所下滑,很多时候感觉是在凑时间,个人感觉没有以前搞笑了。但是作为该节目的老粉丝,还是期望能够继续下去。(这回答不采纳都难了)😂

董路李欣中超客栈

董路:我为什么要组球队当教练

“人生有三件事是无法隐藏的——咳嗽、贫穷和爱。”

我爱足球。这毫无疑问。

我从来没有把过去20年间所做的一切和足球有关的事情,真正地当做过一个“职业”,不论是1994年在电台做足球节目主持人、1996年在电视台做足球节目主持人,还是1997年开始在报社做足球记者乃至2005年在网站开始做足球解说员……我一直把这些当做自己的一个“爱好”——因为“爱”,所以“好”。

即便这个“爱好”让我有了在普通人眼里相当可观的收入,但这依然不能证明其之于我的“职业”属性,比如此时,凌晨1:30,折腾了一天的我虽感觉疲惫,却决定坚守到凌晨3:45看欧冠的现场直播,要知道,这不会让我挣到一分钱。

我以为,这就是“爱”。

大约35年前,在东北长春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在学校的操场上被冻得哆哆嗦嗦的我站在雪地里围观一群大孩子踢球,我之所以不上去踢是因为那些大孩子认为我太小不会踢、不让我上去踢;而风雪中我之所以依然孤独地驻足在场边,只是为了等待那些大孩子一不小心把球踢远之后,我可以飞也似地跑过去把球踢还给他们——那是当时的我可以被允许踢到一脚球的惟一途径。

“活着就是等待”——这个高深的人生哲学,因此在我10岁的时候就已深有体会。

曾经,是的,曾经,我有过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梦想,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通过收看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转播,照猫画虎跟电视上那些世界球星学会了胸部停球,学会了倒地飞铲,学会了凌空抽射……

这些技能在我周围喜欢踢球的同龄人中,无疑属于“高大上”的绝活儿,于是我开始畅想有朝一日我能穿上中国国家队的球衣,去击败韩国、沙特、新西兰、科威特……(那时候日本足球根本就是不是中国的对手)

后来,这个远大的梦想只出现过在我的梦里。

不过,足球带给我的仍然是无穷的快乐。比如,大学期间,我连续三届成为学校联赛的最佳射手,甚至我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是因为看了我的一场梅开二度的比赛而喜欢上我的……虽然掐指一算,她现在也有43岁了。

和很多人不一样,我对自己的初恋并没有更多的留恋,20多年过去了,我甚至已经记不清她的模样,却清晰地记得那场比赛中我的两个进球——一个是反越位单刀推射远角;另一个是直接任意球弧线破门,您说这难道不是“爱”吗?

我迄今为止唯一一次骨折,发生在1997年我踢的一场野球中,在国家体委训练局球场,作为前锋反抢对方的后卫,我实施了倒地铲球——我的前腿笔直地伸了出去,但后腿不知为何却没有跟着一起前进,于是倒下去的过程中,整个身体重重地压在我的后踢上,然后我就听到了“咔”的一声。

我打着石膏躺在床上,那个阶段我恰好没有女朋友对我而言是一份幸运——因为医生反复告诫我说:骨折养伤期间需要禁欲,否则对骨伤恢复不利。

至今我骨折的左脚踝骨一到阴雨天还会隐隐作疼,这表明当初我恢复得不是很好。我禁欲了,骨伤依然没有完全恢复,是因为在骨折仅仅一个半月之后,我拄着双拐踏上去大连的征途——当时戚务生执教的中国国家队正在踢十强赛,我向报社提出:坚决要去前线采访。

所以,那一年在大连金州,我一瘸一拐,国足万劫不复……

时许荏苒,如今我早已不再年轻,但依然爱着足球。平日赛季里解说足球,做《新中超客栈》、《中超陪审团》,但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当年那个百米11秒7的我,现在大概百米只能17秒1了;骨折过的左踝伴随着半月板损伤的右膝,让球场上的我左右为难。

是的,我踢不动了。这同样毫无疑问。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为什么不组建一支球队呢?我未尽的理想,为什么不能通过组建一支球队继续去追求呢?

于是,有了如今的这支“启航足球队”——一群原本素不相识的年轻人,通过两次民间海选,凭借各自的球技和人品成为启航足球队第一批球员。我是他们的教练,之前评论过中外很多位教练,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当教练,但现在我的的确确是一支球队的教练。

造化弄人;或者说,该来的总会来。

过去三个月,每个周末,我都会带着这支业余球队出现在球场上,队员来自北京乃至河北的各个角落,他们很努力,很用心,当然,我也很努力,很用心;我们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像一支“真正的球队”一样;

我告诉队员们:启航要成为一支积极向上的球队,要成为一支规范管理的球队,要成为一支有目标有追求的球队,要成为一支不骂人不打架不喝大酒不抽大烟的球队。

中国足球需要营造更热烈的足球氛围,中国足球需要培养属于自己的足球文化,这一切的前提是:中国足球需要有更多更规范的业余球队,作为火种,点燃。

我说过,玩儿,是快乐,而认真地玩儿,是幸福。我和队员们决定认真地玩儿一把,而幸福已经开始在我们心中涌动。

既然启航,任凭风吹雨打,惟有勇往直前!

如果爱,那就去追求;如果爱,那就去拼搏;如果爱,那就去付出;如果爱,那,就去爱!

加油!兄弟们!明天我们启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董路李欣中超客栈

新闻推荐

MATCH
Scroll to Top